客服热线:   |  E-mail:

曾道人一句解特吗

外汇管制 阿根廷总统“变脸”能否救火

  金融市场持续的动荡让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四年前,意气风发的马克里夺得总统宝座,上任不久后便宣布取消持续了四年之久的严格的资本管制,如今时移世易,比索仿佛跌进了一个无底洞,央行出手效果甚微,不信任的情绪却已经开始蔓延,不久前的大选初选恰恰证明这位对市场友好的总统正在失掉人心。正如经济学家们的分析所言,随着马克里政府的选择越来越少,很可能不得不采取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措施。

  四年仿佛是一个轮回。外汇管制持续了四年,取消了四年,如今又要重新折回来了。据新华社消息称,当地时间9月1日,马尔里签署了一项法令,宣布将采取一系列外汇管制措施减少金融市场波动。

  按照法令,自即日起至年底,阿根廷出口商应在央行规定条件和期限内,将出口所得外汇汇至阿根廷。法令还规定在阿根廷外汇市场购买外币、贵金属及向国外转账时需提前获得相关授权。这意味着主要出口企业只有获得央行的批准,才能进入外汇市场购买外汇并向海外转移。

  相比起来,个人受到的限制要低一些。阿根廷央行随后公布的声明详细介绍了具体的相关措施,其中提到不限制任何人从账户中取出美元,不过法令却限制个人每月可购买外汇或者向境外汇款的限额为1万美元。

  按照阿根廷财政部长埃尔南拉昆萨的说法,阿根廷政府采取的措施为“过渡性”措施,旨在防止未来通货膨胀、贫困和社会不公平现象的恶化。法令中也提到,鉴于各种因素影响阿根廷经济的发展和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政府需要采取一系列非常措施确保经济的正常运转,维持经济活动和就业水平,保护消费者。

  外汇管制的苗头早已有之。8月30日,阿根廷央行便宣布,为避免缺乏资金和保障国家金融体系的流动性,各大银行在分配收益前需要提前获得授权。当时,一些经济学家便预言,阿根廷央行的政策看起来像是在重新实行资本管制,如今一语成谶。

  上个月,马克里在大选初选中落败,阿根廷一夜之间股、汇、债三杀的情况还历历在目,如今20多天过去了,阿根廷比索依旧没能从漩涡中抽身。路透社的报道提到,自上周三以来,阿根廷央行为了支撑比索,已经耗费了近1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收效甚微,国家风险指数升至2005年以来的高位。另有数据显示,自初选落败至今,比索贬值接近25%,而自今年以来,比索的跌幅已经达到了36%。

  一件讽刺的事情是,马克里当初亲手结束外汇管制,如今却又不得不将其重启。巧的是,这次在大选初选中获胜的反对派候选人费尔南德斯的主张便是采取外汇管制和贸易保护注意等政策,当时费尔南德斯在初选中领先马克里大约15%个百分点的结果一出,外界便开始为阿根廷的经济前景和国际融资能力产生担忧。

  资本出逃在大选初选结果公布后变得异常明显。阿根廷经济学家马蒂亚斯卡鲁加蒂表示,自8月9日以来,阿根廷的外汇储备减少了122亿美元,约占该国外汇储备的20%。而彭博社的数据显示,如果继续以当前的速度抛售美元,阿根廷的净储备可能会在几周内耗尽,目前的净储备只剩不到150亿美元。

  事实上,外汇管制落地的那一刻,便注定了马克里亲商业的四年的失败。2015年12月,出身商家的马克里打败“胜利阵线”候选人肖利,当选阿根廷新一任总统,当时外界给出的评论是,这是一个世纪以来,阿根廷第一个不是激进分子、不是将军、也不是贝隆主义拥趸的总统。

  凭借“让我们来改变”的竞选口号登上总统职位的马克里,上任不到一周便宣布取消实施了四年的外汇管制,逐步形成以外汇市场供需为基础的单一浮动汇率机制。当时,时任阿根廷财政部长阿方索普拉特加伊还提到,自实施外汇管制以来,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外汇储备下降了近一半,严重遏制了经济增长活力,如同“在杀死一只下金蛋的母鸡”。

  但现在的情况是,即使取消了外汇管制,情况也没有好太多。阿根廷央行数据显示,阿根廷外汇储备8月12日还为657.36亿美元,但到了8月28日,这一数字只剩下了569.53亿美元。防止外汇出逃成了阿根廷政府目前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8月12日当天,阿根廷央行便已紧急出售,动用5000万美元自由外汇储备拯救比索,而这也是阿根廷央行自2018年9月以来首次干预市场。

  外汇出逃的背后,是岌岌可危的比索。事实上,在这之前的4月,比索已经率先跌过一轮。一周多的时间内,阿根廷央行连续三次加息,基准利率从27.25%直接飙升到40%,市场一度将其称为“绝望式加息”。在外界的解读中,通过大幅提高利率挽留住资本成了一大要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秘书长林华曾对分析称,阿根廷经济问题的根源在于其自身的脆弱性和结构性矛盾十分明显,阿根廷经济对外依赖性太强,经济结构模式单一,主要靠大宗农产品出口拉动经济,所以受国际市场的影响就比较大。而吸引来的外资也大多是一些国际流动资本,为追逐短期利益而来,由此导致国内投资严重不足,经济内生动力不足,就只能依靠出口,但又属于资源型出口,一旦遭遇自然灾害,就会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重启外汇管制是一个痛苦的选择。阿拉昆萨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些措施“令人不舒服”,但这对于避免更糟糕的情况是必要的,“它们不是一个正常国家的措施”,“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后果将是严重的。”

  对于阿根廷重启外汇管制的做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言人表示,该组织的工作人员正在分析阿根廷“为保护汇率稳定和储户而采取的资本流动管控措施,接下来仍将与阿根廷当局保持密切联系,IMF将在这些充满挑战的时期继续支持阿根廷”。

  在这之前,阿根廷已经与IMF率先沟通了一轮。去年的货币危机中,马克里向IMF求助,最终获得了3年期价值570亿美元的救助贷款,尽管这样的做法遭到了阿根廷国内的大量反对,但好在解了一时之困,但现在,阿根廷可能又要面临还不起债的情况了。

  上周,阿根廷财政部长拉昆萨还提到,政府将与IMF进行谈判,延长其债务期限,以确保阿根廷的支付能力,计划中,IMF对阿根廷贷款计划的下一次审查定于9月15日进行。IMF倒是配合,IMF发言人格里赖斯在一份声明中说,IMF正在对阿政府提出的相关措施进行分析并评估其影响,IMF理解阿政府正采取重要措施应对流动性需求、保障外汇储备。

  不过评级机构就没那么给力了。上周四,标普评级还表示,阿根廷决定“单方面”延长短期债务期限构成了“违约”,警告该国的本币和外币主权信用评级现在为“选择性违约”。“一再无力向私营部门市场参与者配发短期票据后,阿根廷政府于8月28日单方面延长了所有短期票据的期限,”标普在一份公告中说。“按照我们的标准,这种情况构成了违约。”

  这是值得警惕的一个信号。事实上,在马克里2015年接手阿根廷总统之位之前,阿根廷就因为曾对950亿美元债务违约,因此被排除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15年之久。去年,为了能获得IMF资金的援助,马克里一再表示,阿根廷2019年的债务违约可能性为零,而获得这笔贷款的代价就是,阿根廷也要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 网站热线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

上一篇:中国金融信息网

下一篇:外汇_外汇平台_服务-USGFX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