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nova 5 Pro现身GB4跑分:麒麟980+8G内存

如果让你想象一个动物标本制作者的形象,你可能会想到一个穿着维多利亚时期狩猎服的胡子男。现在,离动物标本制作的人气高峰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一群女性动物标本制作者正在改变人们对于这个职业的看法。

一切开始于学校的博物馆之旅。对于当年仅六岁的汉娜·德南(Hannah Debnam)而言,恐龙骨头很无聊,化石也很无聊,但当她看到哺乳动物标本时,被迷住了。

“我的冰箱里总有乌鸦”


“吓坏了很多其他孩子,但我就是盯着看,狮子、老虎,接好的马骨架,我完全惊住了。”

今年28岁的她是越来越多的女性标本制作者之一。

“我开车时看到死掉的动物,我就将它们带回家。我的丈夫不给我送花,而是给我带死掉的动物。”

“我无法忍受他们在路边腐烂,就这样浪费了。”